木溪水长

今天是典型的夏天 ,特别热 。太阳好亮,阳光是淡黄色的。我打着伞左拐右拐找树荫走回家。突然就感觉自己好像还在上学一样,和在育才,在洪中上学一样。

突然就好想哭。两点一线的路,我走了七年。

在初中的时候不觉得什么,好像天然男生就是会迁就女生,班级里面好像就该那么吵吵闹闹。女生好像就是可以揍一揍皮的要死的男生,男生好像就该帮女生搬箱子,买晚饭。女生之间都可以很友善,随便两个人聚一起都可以聊起来。太习惯,太熟悉了。所以我以为是理所当然。

到了高中才恍然发现,不是这样子的。男生不一定要让着女生,班主任也不会特意安排女生干轻松的活。没有谁会让我揍一揍,拌个嘴,欺负欺负。走过同一个走廊的同学都当做不认识一样擦肩而过。

原来一切都是那么不一样。曾经的教室打闹声,嬉笑声那么大,班主任、年级主任训斥我们班最吵了。可是打闹声,笑声是那么明亮,活蹦乱跳着碰撞上墙壁,落在耳朵里面。就好像从来都没有烦恼一样。就一眨眼刷地过去了三年。

原来班级里可以那么死气沉沉,我到了高中才后知后觉的发现。原来同学可以那么疏远。整个教室像是一潭要把我溺死的深水。我大口喘息着,把那些不知道是生理还是带有感情的眼泪用被子蘸干。也许是对高考的迷茫亦或是对自己的无力, 高中的日子总是那么难过。

高中的我不再像小学初中一样绷着自己,把一个骄矜的假面戴在脸上。初中的男生总喜欢模仿我有一点矫揉造作的语调说讨厌。我现在想想,那是仗着自己有一群很好很可爱的同学。可是我可以随口说讨厌的时光就停在了初中。高中的我把自己摊开,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,看看我的真心吧!我是真的需要一个朋友,或者说一群让我可以傻了吧唧的同学。

现在的我依旧学不会再把自己伪装好,戴上那个骄矜又矫情的面具。我可是太温柔热情了,一点点的善意都会让我挖心剖肝的对别人好。

可是就是这样,我还是害怕我现在的朋友离开,还是不敢把最真实的自己给她们看。

我要一直保持着最温柔,最善解人意的外壳可太难了。我也会有脾气,也会难过,也会想生气。可是我不敢。

即使我没有发脾气,只是没有扮演好一个安慰者的角色一次,就丢了一个朋友。曾经我以为自己和她很好很好,但是发现不是这样的。她并不了解我,我的别扭,小脾气,矫情,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。所以我漏出我本来面目,她就被吓跑了 。

我也很疑惑,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自己的朋友,是一味地付出,还是可以索取。是一味展现好的,还是可以表现最真实的自己。

我可太傻了。我连自己都不敢面对最真实的自己。谈什么要人家接受最真实的自己。

哦。好像就是从高中开始。大概就是从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根本不像自己的我的时候开始的吧。我开始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。之前的我,心有一扇可以打开的木门。我常常进去打扫卫生,和自己对话。每次这样做完,我都感觉自己充满力量,可以更加努力的去生活。我开始逃避自己。我不敢去打开那扇门。我感觉到它在积灰,在结着蜘蛛网。我知道自己该去打扫打扫。可是我鼓不起勇气。就让它慢慢被灰尘掩盖。

我都不是自己了。怎么好意思去打开属于我的心的门。

常常在三更半夜醒过来,又经常睡不着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心上。可能是生病了心里难受吧。买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来看。希望明天的自己能改变一点。不要戴着一个破老好人的帽子活在灰尘底下。不要那么那么胆小不敢改变。太阳还是很值得去看的。

不敢发到有熟人知道的地方。发来这里吧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