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溪水长

今天是典型的夏天 ,特别热 。太阳好亮,阳光是淡黄色的。我打着伞左拐右拐找树荫走回家。突然就感觉自己好像还在上学一样,和在育才,在洪中上学一样。

突然就好想哭。两点一线的路,我走了七年。

在初中的时候不觉得什么,好像天然男生就是会迁就女生,班级里面好像就该那么吵吵闹闹。女生好像就是可以揍一揍皮的要死的男生,男生好像就该帮女生搬箱子,买晚饭。女生之间都可以很友善,随便两个人聚一起都可以聊起来。太习惯,太熟悉了。所以我以为是理所当然。

到了高中才恍然发现,不是这样子的。男生不一定要让着女生,班主任也不会特意安排女生干轻松的活。没有谁会让我揍一揍,拌个嘴,欺负欺负。走过同一个走廊的同学都当做不认识一样擦肩而过。

原来一切都是那么不一样。曾经的教室打闹声,嬉笑声那么大,班主任、年级主任训斥我们班最吵了。可是打闹声,笑声是那么明亮,活蹦乱跳着碰撞上墙壁,落在耳朵里面。就好像从来都没有烦恼一样。就一眨眼刷地过去了三年。

原来班级里可以那么死气沉沉,我到了高中才后知后觉的发现。原来同学可以那么疏远。整个教室像是一潭要把我溺死的深水。我大口喘息着,把那些不知道是生理还是带有感情的眼泪用被子蘸干。也许是对高考的迷茫亦或是对自己的无力, 高中的日子总是那么难过。

高中的我不再像小学初中一样绷着自己,把一个骄矜的假面戴在脸上。初中的男生总喜欢模仿我有一点矫揉造作的语调说讨厌。我现在想想,那是仗着自己有一群很好很可爱的同学。可是我可以随口说讨厌的时光就停在了初中。高中的我把自己摊开,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,看看我的真心吧!我是真的需要一个朋友,或者说一群让我可以傻了吧唧的同学。

现在的我依旧学不会再把自己伪装好,戴上那个骄矜又矫情的面具。我可是太温柔热情了,一点点的善意都会让我挖心剖肝的对别人好。

可是就是这样,我还是害怕我现在的朋友离开,还是不敢把最真实的自己给她们看。

我要一直保持着最温柔,最善解人意的外壳可太难了。我也会有脾气,也会难过,也会想生气。可是我不敢。

即使我没有发脾气,只是没有扮演好一个安慰者的角色一次,就丢了一个朋友。曾经我以为自己和她很好很好,但是发现不是这样的。她并不了解我,我的别扭,小脾气,矫情,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。所以我漏出我本来面目,她就被吓跑了 。

我也很疑惑,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自己的朋友,是一味地付出,还是可以索取。是一味展现好的,还是可以表现最真实的自己。

我可太傻了。我连自己都不敢面对最真实的自己。谈什么要人家接受最真实的自己。

哦。好像就是从高中开始。大概就是从我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根本不像自己的我的时候开始的吧。我开始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。之前的我,心有一扇可以打开的木门。我常常进去打扫卫生,和自己对话。每次这样做完,我都感觉自己充满力量,可以更加努力的去生活。我开始逃避自己。我不敢去打开那扇门。我感觉到它在积灰,在结着蜘蛛网。我知道自己该去打扫打扫。可是我鼓不起勇气。就让它慢慢被灰尘掩盖。

我都不是自己了。怎么好意思去打开属于我的心的门。

常常在三更半夜醒过来,又经常睡不着觉,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心上。可能是生病了心里难受吧。买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来看。希望明天的自己能改变一点。不要戴着一个破老好人的帽子活在灰尘底下。不要那么那么胆小不敢改变。太阳还是很值得去看的。

不敢发到有熟人知道的地方。发来这里吧。

给《关于这世上的光》的一点点感想

  首先,很感谢大大创造了这么一篇很动人的文章,让很多卜洋女孩流泪了。我可能感触比大家稍微深那么一点点。第一次看见标题,我就愣了。对大大的眼睛受伤设定表示泪腺全线崩塌。所有的残疾里面,我觉得失明是最可怕最让我接受不了的。
  我的眼睛从小不太好,最近去医院检查又严重了。眼睛特别脆弱,医生说一点点碰撞都可能造成我的视网膜脱落。很崩溃,但是又没什么好的治疗方法。继续日常学习生活基本没问题,只是运动方面要格外注意,看电子屏幕半个小时左右就开始眼泪汪汪。这么看来好像没什么大问题。
  但是这就像头上悬着的一把剑,随时会掉下来。这让我不能不焦虑,甚至开始早做准备。我最近开始在晚上家里关灯以后自己摸索着去拿东西,上厕所,想先训练一下自己至少对于家里环境的熟悉。
  但是完全的黑暗让人瑟缩,让人害怕,让人忍不住产生自卑心理。所以洋洋的说话声音变小了,整个人变得谨慎又小心。因为看不见,所以对世界充满未知的恐惧。
  虽然点进大大的文哭得要死,眼睛更疼了。但是我还是一遍又一遍看来很久。我在洋洋那些怯生生的时候,仿佛看见了在医院里面抑制不住想哭在发抖的自己。
  感谢大大给了洋洋一个卜凡,一个不会嫌弃看不见的洋洋,愿意永远照顾他的卜凡。我不敢奢求这样的人,只希望我和洋洋的眼睛都好好的,医疗技术可以再发达一点点。
  .........
  不会操纵大大一定要什么时候更文或者一定要接着更文。写文应该成为大大的乐趣而不是负担。
  这篇文章里面的洋洋和他的卜凡一直珍藏在我心里。一篇能让人流泪的文章必定是映照了现实在里面。再一次感谢大大的妙笔生花,能够把这些细节写的那么动人。笔芯